新利彩票

宋礼华接受《证券时报》专访 解读安科生物高质量发展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日期:2018-08-13    浏览量:2322

正逢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年。为了弘扬伟大的改革开放精神,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汇聚资本市场正能量,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大型系列报道走进安科生物。公司董事长宋礼华接受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的采访,详解安科生物发展之路。

点击进入专访视频》》对话安科生物: 坚持生物医药发展主线 精准医疗布局逐步落地


上市9年,业绩增长5倍,安科生物的愿景是打造百年百亿企业

↓↓↓上下滑动查看

7月的安徽,骄阳似火。站在安科生物位于合肥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生产车间内,却感到安静凉爽。没有刺鼻的化学制品的味道,没有轰鸣的机器的噪音,药品车间内有几台小小的仪器,挂满了细细长长的管子,内有透明的液体正缓缓流动。这些液体贵比黄金:有培养成功的抗癌细胞,癌症患者一经输入可能获得重生;也有激素类药物,矮小症患者通过它,有望长高……

在医药领域,一些细分领域龙头企业以其高度成长性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如近年来安科生物不仅在生长激素、干扰素领域实现行业领先,更是法医检测领域的技术“明星”,曾在多起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中大显身手;安科生物还打造了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完整产业链,如今肿瘤最热门的几个领域如CAR-T(细胞免疫治疗),PD-1抗体、溶瘤病毒等全面涉足。

这个安徽省首个创业板上市企业,走出了一条内涵和外延并举的发展之路,上市9年业绩增长5倍。

安科生物为什么能多年持续稳定增长?公司为何选择全产业链的布局?未来如何实现“百年安科 百亿安科”的目标?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日前,安科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接受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的采访,详解安科生物发展之路。

谈发展经验:员工持股+坚持主业

周一:很高兴有机会走进安科生物。安科生物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有很多很好的布局,市场也给了一个比较好的估值。请你跟大家分享一下公司高质量发展的经验。


采访: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图左)

嘉宾:安科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

宋礼华:首先我不敢说我们是高质量发展。这几年,公司是循着市场的步伐走过来的。其实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现在的战略定位,而是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我们总结了很多年,大概也知道什么样的经营策略和战略符合公司的发展。从效果来看,我们没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也没有经历大起大落的波折,基本实现了平稳发展。

周一:公司成立二十多来,有哪几步你觉得走得比较成功?

宋礼华:一是我们公司的体制。安科经历过几次股权变更,已发展成为全体骨干持股的模式。它不仅仅是一家公众公司,更是一家员工持股的上市公司。现在公司有2000多人持有股份,这样的体制是适合安科的,这是我们的核心保障。

第二个关键点是坚持主业不动摇。大家可以看到,安科生物这么多年来基本上还是沿着生物医药这个主线发展。中间虽然有几次其他的布局,但是尝试以后发现, “术业有专攻”,还是回归到安科的发展主线上来了。

周一:你感觉和往年相比,今年的经营是不是更具挑战性?

宋礼华:安科是2009年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之一。九年来,各家公司总体的发展较平稳,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分化。应该说,今年是这几年所经历的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众所周知,问题主要出现在去杠杆、宏观经济整体下滑上面。首批创业板28上市公司的企业家,几乎每个人都用了杠杆,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

我们的本意,都是为了公司发展,其中绝大部分人是投资自己的企业。像我这样杠杆用得少一点的还好一点,用得多的今年压力比较大。此外,今年融资比以前更难、更贵了。

周一:为什么在有机会的时候,你没有把这个杠杆用得比较大、速度更快一点?

宋礼华:这个可能跟我自己的理念也有关系。我是一个不太愿意冒太大风险的人。另外,我们企业平稳发展,不需要特别大的投资,我本人也无意利用杠杆撬动所谓的资本运作。

我和员工一起增持公司股票的过程中用了一些杠杆,不多,我也不想负债太多。安科的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是有收益的,我觉得我不能一个人去占用太多的资源,就把这些机会让更多的员工来分享。

周一:从上市到现在,你本人从未减持过?

宋礼华:对。我的杠杆不多,但也有很大的压力。我也想过减持,但是考虑到资本市场对于实控人减持非常敏感,所以还是自己多承担一点压力吧。上市公司以外的事情我基本上不做。我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和精力,也不愿意到我专业领域以外的地方去投资。

周一:2015年以后,安科生物都能在比较好的时点,以相对较好的价格并购了一些不错项目,怎么做到的?

宋礼华:我们也投过几个小的研发企业,但是很快就发现,我们擅长的还是老本行。

在选择标的企业方面,我定了一个目标。一方面企业文化要符合我们的发展战略,有着相似甚至相同的技术和产业背景;另外是要形成一定的市场竞争力或市场规模的企业,比如像我们并购的苏豪逸明、中德美联、博生吉等。博生吉属于CAR-T行业,我看中的是它的未来。其他的几个项目有利润,并购之后没有给上市公司增加负担,不拖后腿。

事实证明,我们看准了。我没有把这些并购标的作为附属企业,而是当作主业来看待。这些企业家既是子公司的掌门人,又是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者。他们来了以后,不仅要把他自己原来的企业做好,还要在上市公司分管部分板块。这对他们来讲,也是体现个人才华和价值的好机会。

周一:所以,公司就想办法留住那些核心人员?

宋礼华:对,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给股票。企业在良性发展过程中,股票对于每一个员工、每一个骨干来说,都是一颗定心丸,大家就更容易捆绑在一起。

周一:有没有计划去海外并购一些研发项目?

宋礼华:并购也是一条路,还有产品引进、合作开发等。在海外并购方面,国内有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行动了。

谈布局:投入精准医疗四大板块 不追求第一追求项目落地

周一:公司围绕主业做了很多布局,比如CAR-T、单抗还有溶瘤病毒等。每一个布局都是需要大量投入。你有没有考虑过,集中投入某一个方向?

宋礼华:我们布局的点比较多,CAR-T、基因检测、溶瘤病毒、单克隆抗体,这是精准医疗里面四个比较经典的板块,安科都有了。从实力上讲,比如单抗项目,我可能比不上国内某些已经在做单抗的大企业。我们起步比人家晚,但我现在可能沾了国家政策的光,就可能会赶一个早集。将来我也不指望是独家垄断,希望理性地参与竞争。

CAR-T领域,未来我们可能做不到第一,或者根本就做不到跟这些“大块头”去竞争,但我们会让安科的CAR-T适应国内肿瘤病人、医院在肿瘤治疗在便捷、低成本、低代价方面的需要。这样,我们的业务也会有比较大的发展。

基因检测领域,安科的基因检测实际上涵盖了法医检测、肿瘤基因检测、生长发育基因检测和其他的基因检测,重点突破的是法医检测。大家知道现在全国著名的几个案子,用的是安科子公司的诊断试剂和技术。这方面,我们已经形成了细分领域的竞争优势和特色。我们还有一个精准基因检测医学检验所。这个行业现在正是一片红海,我没有指望该业务为公司贡献更多的利润,但希望它能够在大浪淘沙中胜出。

溶瘤病毒领域,国内还没有一个规模、技术走得特别靠前的企业。相对来说,安科还算是起步早的。这里有个背景,我们溶瘤病毒技术发明人,是我最早的合作伙伴,中科院的刘新垣院士。尽管老先生年事已高,但他是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人。九十岁第二次下海,创办了上海元宋基因病毒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他首先想到的合伙人是我。我也非常有信心把老先生有生之年领先的溶瘤病毒治疗技术实行产业化,我们争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申报临床实现产业化。

这些我都没有打算要做到全国第一,因为中国市场巨大,不一定非要做到第一,能够让每一个技术落地、生根开花,这就是我的梦想。安科考虑的是把每一块都落地。

谈增长:生长激素今年预计可实现高增长

周一:在楼下参观公司展厅的时候,我看到有一句口号叫“挑战进口洋药,振兴民族药业”。

宋礼华:这是公司早期的口号,现在看有些狭隘,但确实是我们当时创业之初的志向。

我举两个例子,干扰素和生长激素。当年我们产品上市之前,这个市场实际上是被国外产品垄断,产品也很贵。我们的目标就是想把它的价格压下来,让更多的人能够用得起。事实也是这样,现在国外的干扰素完全退出了中国市场。

生长激素也是这样的,包括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单克隆抗体的产业化等。如果这个产品出来,国外产品一定还会再降价。还有CAR-T,最后都要回归到理性,那就是以国产CAR-T技术和国内的CAR-T企业、CAR-T产品为主导,服务中国的癌症患者。

周一:生长激素今年的销售形势怎么样?

宋礼华:随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父母对孩子身高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加上这个产品的安全有效性已经得到认可,所以这几年生长激素的市场规模增长很快,已经成了我们目前主要的利润贡献品种和增长点。今年我们应该还能够保持在50%左右的增长。

周一:短期内,公司营收与利润增长点主要是来自哪几个方面?

宋礼华:一个是我刚才说的生长激素,当然我们的干扰素市场也在恢复和上升,还有一个就是中药,今年的销售规模会比较大幅度增长。另外就是基因检测,随着公司影响力的扩大,现在利润增长幅度也比较快。其他的包括多肽和化药,还有诊断试剂等,都保持着稳定持平、略有增长的态势。

周一:公司定增进展如何?未来如何进一步拓展项目?

宋礼华:现在定增项目审核比较严格,安科生物这次的定增项目是实实在在的,每个项目都要落地。而且这几个项目,我们前期花了大量的资金垫资,甚至略有负债。

比如生物仿制药单克隆抗体项目,赫赛汀和贝伐珠单抗两个单抗的销售额目前在世界都排在前十位,国家现在正在大力发展这个产业。安科瞄准了这两个比较重磅的单抗,投入了巨额的资金。

其中关键的支出是购买临床对照药,开支较大,动辄上亿。这个药很贵,要从国外进口,一点优惠都没有,且临床的病例一个也不能少。要做这两个产品,临床实验要花很多钱,但是我们要咬紧牙关把临床实验做下去。

临床结束以后,我们就要规模生产。安科现在已经有一个中等规模的基地,在市场早期可能够用,但是一旦市场成熟或者是产品大面积推广,就要扩大产能。所以定增的资金也会用于新建产业化基地和研发基地。

这次我们不仅要向社会募集资金,包括我本人在内全体管理团队和骨干都愿意参与增发。我们也正好利用这次增发的机会再做一次员工持股计划,这是一个机遇,希望员工和公司的发展进一步紧密结合起来。

周一:赫赛汀和贝伐珠单抗两个明星药,按照你的预期,大致是一个什么进度?

宋礼华:现在是卡在临床对照药上,它在中国已经断药,具体原因不清楚。反正我们在积极努力,一是等待它恢复供药,另外是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渠道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一切顺利,按照我们原来的预期,用2-3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临床实验,实现产业化,解决这两个抗体药物的国产化问题。

周一:创新药进口政策的变动,会不会对国内的药企造成很大压力?

宋礼华:放开之后很多原研药直接到中国来,门槛比过去低得多,肯定会对国内的制药企业形成更大的压力。因此会有一批企业被淘汰,国内的药企将重新洗牌。对于企业来讲,生存之道就是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看家本领,优秀的产品是少不了的。不过,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完全体现在技术上,还有其他的,包括科学、灵活的经营机制、优秀的团队和企业文化。这是逼着我们多方面迎接挑战。

谈细胞免疫治疗:恶性竞争不可避免 市场比拼的是谁能坚持到最后

周一:CAR-T细胞免疫治疗出来以后,很多公司都在申报相关项目,会不会出现一哄而上的情况?

宋礼华:会的。任何事情只要前景看好,或者是看起来有很高的回报率,都会吸引大批企业一拥而上,最后变成红海。

以CAR-T为代表的细胞免疫治疗,一百多家企业在申报临床,将来面临的就是互相压价、粗制滥造,总之是一种恶性竞争的局面。是竞争就一定会有淘汰。我相信,有充分准备、有一定产业化基础和市场开发能力的细胞免疫企业,才能走得更长远。

周一:CAR-T细胞免疫治疗方面,中国企业的研发、工艺与国外相比有多大差距?

宋礼华:我认为这项技术也是属于仿制或者跟踪,原始创新源头还是在国外。不过和国外相比,国内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我们的临床资源多,因为病人多。再说,这是一个风口产业,不缺资金,大量的资金会往里面投,所以项目开展比较顺利。

周一:安科生物如何确保自己保持竞争优势,最终胜出?

宋礼华:确保,我不敢说,但我们有些差异化的特点。我们是做生物技术起步的。CAR-T细胞免疫是生物技术各个平台的综合,包括细胞培养技术、病毒培养技术、基因转染技术、基因合成技术到最后的基因修饰和表达等。我把CAR-T比喻成“活的药品”,它的生产和质量管理,每个环节都有很高的技术含量,整个过程是动态的,完全个性化。

国内现在已经有一些新兴企业,他们有国外的公司技术和资金的对接,我们跟他们相比体量上无疑有差距。但是我认为,未来CAR-T的竞争不完全在资金上,甚至资金太多了还是负担,动辄几千万、几亿美元的融资,资金是有成本的。对于公司来说,如果背着沉重的财务负担,将来在市场上竞争就会失去一定的优势。

我们是“小米加步枪”发展起来的,我认为“小米加步枪”有一定的科学之处,成本低,决策灵活。安科这么多年积累建立起来的医院资源、临床的资源以及生物技术产业化的资源,这可能不是新公司一下子就能建立的。此外,我们有一支相对成熟的销售队伍,这支销售队伍我也建了二十多年,而且营销骨干都是公司的股东,相对稳定。未来在CAR-T技术上推广上,会更灵活和接地气。

当前的一百多家竞争者中,我认为肯定有一些要被淘汰,最后留下二三十家成规模的企业。

周一:能容纳二三十家?

宋礼华:差不多。因为它属于个性治疗,生产周期又很长,质量控制的节点又多,要求又高,所以要有这么多家才能够满足。其实将来CAR-T就是看看有多少家企业能够坚持下去。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CAR-T细胞免疫的定价非常高,美国一个病例的花费是47.5万美元。当然,它有一个创新的收费方式,就是以疗效收费。中国细胞免疫治疗一个病例的成本预计至少要二十万,收费的话至少三十万以上。这对中国老百姓来讲是个比较大的数字。所以将来突破的方向就是社保,社保介入的话,细胞免疫治疗可能是一个方向。社保若不能介入,收费将是一个比较关键和敏感的问题,所以这个市场未来能做到多大,可能取决于一些配套的政策。

周一:你经常关心公司的股价吗?

宋礼华:也看。

周一:市场上看好公司的投资者很多,你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

宋礼华:真的感谢资本市场所有支持、关心安科的投资者,没有你们就没有安科的现在。我们会尽心尽力,把现在的战略布局一个一个落地、生根开花,最后形成产业、形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用更大的市场规模、销售规模和利润,经营好这个公司,来回报大家。

安科生物:从百亿市值迈向百亿营收俱乐部

↓↓↓上下滑动查看

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安科生物,对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进行了专访。宋礼华表示,安科生物的优势在于深耕多年在生物医药领域,对平台的整合能力,以及团队的凝聚力和高效的战斗力,公司不追求在每个领域都得第一,但却在扎实推进每个项目的产业化落地。

初心:挑战洋药

打破国外药企技术垄断

近日,安科生物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可实现净利润1.28亿元-1.6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为1.18亿元-1.4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25%-48.99%。

没有大起大落,却稳步地保持每年增长,是安科生物上市9年来在业绩表现上明显的特点。

安科生物作为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之一,自上市以来始终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2009年,安科生物的营业总收入为1.91亿元,净利润为4457.05万元,至2017年,收入已达到10.96亿元,较上市第一年增长了近5倍,净利润为2.78亿元,较2009年增长了5.24倍。

安科生物是生长激素、干扰素两个细分领域的领先企业,近年来在精准医疗方面也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同时,产品涵盖了生物制品、核酸检测产品、多肽药物、现代中成药、化学合成药等多个产业领域,已成为了精准医疗领域产业链布局最完整的企业之一。

在行业内,关于安科生物的干扰素、生长激素的打破进口药垄断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那是在1977年,一个特殊的年份里,高考制度恢复,很多年轻人的命运发生重大改变,其中就包括宋礼华。那年他刚刚20岁,考上了安徽农业大学植保系,4年本科学习后,他又在该校完成硕士学位的攻读,毕业后进入安徽省生物研究所。此后,宋礼华又赴德国汉诺威免疫研究所进修,从事“动物促性腺素的单克隆抗体”研究。

1990年,当宋礼华知道用于治疗肝病的干扰素被国外药企垄断,导致国人都用不起时,就果断选择了 “人α-干扰素单克隆抗体亲和层析胶”为主攻目标。研究成功后,宋礼华马上奔赴上海向生产干扰素的厂家推销自己的成果,在国内迅速得到广泛应用。如今,外国干扰素产品在国内已基本消失不见踪影,昔日进口药垄断的局面被打破。

在安科生物的展厅中,“挑战进口洋药,振兴民族药业”的标语,还记录着安科生物在创立之初的澎湃激情。宋礼华对记者表示,现在看,这种表达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带着一些狭隘的民族情绪。但是希望中国的老百姓能用好药,用得了、用得起,是包括他在内的众多国内的医药企业家一路奋斗的初心。

另外一个拳头产品生长激素,也在安科生物等药企的技术攻关下,由高大上的 “贵族药”,变成了价格更实惠的民族平价药。在中国国产生长激素产业化之前,生长激素市场完全被国外的默克雪兰诺公司的产品占据。但在长春金赛药业、安科生物等企业的生长激素推出后,迅速抢占了中国的生长激素市场,国外企业也不得不退出。

研发“平民药”的安科生物收获了成长,也为万千患者家庭送去健康的福音。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经常有好多矮小症患者家属到公司或者销售点,啪一下全家跪下,感谢安科生物的生长激素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宋礼华说,每到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做的事业很有意义,由衷地高兴。

甚至有患者从试用产品,变成了安科生物的“铁粉”,干脆加盟公司成为“小伙伴”。目前在安科生物上海驻地公司担任客服工作的李翻翻就是其中之一。李翻翻是一名矮小症患者。她在22岁的时候身高仅123厘米,看起来只有六七岁。身材矮小导致她从小生活自理能力都成问题,成年后找工作也十分困难,常常被认为是“童工”。因为当时市场上的生长激素非常昂贵,而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无钱治疗。安科生物给了她新的希望,在使用生长激素“安苏萌”后,李翻翻身高长了20多厘米。

安科生物还给她提供了免费的药品,并接纳她成为公司员工。李翻翻对记者表示,自己如今的身高接近160厘米了,想到自己治疗以来的经历,有种重生的感觉。“董事长当时在公司年会上宣布,会终身为我提供免费的生长激素药品,直到我不需要用药,当时真的特别感动。感谢公司伟大的产品,也感谢公司给予我的帮助,没有公司都没有我的今天。”

宋礼华谈到,国外的药企在中国企业推出贝伐珠单抗技术之后,将自己药品的价格从此前的2万多元下调至7700多元,这对中国患者来说显然是个福音。“我们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药品价格降下来,让更多老百姓能用得起。”宋礼华表示。

发展:围绕主业扩张

重点布局肿瘤免疫领域

从在实验室里攻克技术难题,到走出实验室进行技术转化,到如今定位更高,产品更多样化,安科生物早已成长为一个生物医药综合性集团。上市后,安科生物更善于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在外延式扩张上不断出击,屡屡收购一些优质标的。

尤其是在2015、2016年,安科生物的版图不断扩张:2015年,安科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4.05亿元的交易价格,并购上海苏豪逸明制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上海苏豪主要从事各种多肽类原料药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

同年7月,安科生物又与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签署股权合作意向书,以现金收购的方式收购了中德美联100%的股权。中德美联自主开发了全球系列最全的法医DNA检测试剂盒,打破了国外大公司的垄断并完成了产品和应用方面的超越。安科生物又通过此次并购,将公司业务快速切入至法医基因检测领域,从而打开了新的生长空间。

5个月后,安科生物又宣布,拟以增资的方式投资博生吉公司,并在2016年又与博生吉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博生吉安科细胞技术有限公司,由此又快速切入新的风口——肿瘤细胞免疫治疗。2017年12月,博生吉安科申报的“靶向CD19”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受理。

此外,安科生物还与上海希元生物(已更名为元宋生物)签订《技术转让合同》,并对希元生物进行增资,取得20%股权。该公司董事长刘新垣院士是中国科学院、乌克兰科学院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其重组人肿瘤靶向基因-病毒(ZD55-IL-24)目前处于临床前研究。

也正是这些扩张,安科生物对自身的定位和认识在不断升级,实现了从“生物制药”的定位到“生物医药”的重大转变。

宋礼华坦言,之前的并购扩张也不是个个成功,但安科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后来公司发现,术业有专攻。选择并购标的时,一是要看公司是否具有盈利能力或者市场占有率,并购来之后,不能给上市公司拖后腿,二是对方公司要与公司在理念、价值观等彼此认同。

另一个关键,其实在于安科生物对并购过来的企业的核心人员的尊重,通过股权激励等方式留住了人才。“并购之后,我没有把他们当作附属企业,都是我的主业,而且这些并进来的企业掌门还需要在集团任职,这样能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价值。”宋礼华表示。

未来:激励提高凝聚力

打造百年百亿企业

站在安科生物的办公大楼内,“百年安科 百亿安科”的标语非常醒目。目前,安科生物早已实现市值过百亿元,其余的百亿目标,如5~10年的营收过百亿元,又如何实现?

宋礼华表示,短期内,公司的利润增长点来自于几个方面:一个是生长激素,预计今年可实现50%左右的增长;二是干扰素市场也在恢复和上升;第三个就是安科生物的中药生产,2017年安科生物的中药为安科创造了2亿多元的营收,“预计今年的销售规模会比较大幅度增长,利润增长得慢一点。”第四个则是基因检测,随着公司影响力的扩大,现在利润增长幅度也比较快。其他的包括多肽和化药,还有诊断试剂等,是保持一个稳定持平、略有增长的态势。

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CAR-T、PD-1、溶瘤病毒等三大肿瘤疗法是如今肿瘤界的几大热门技术,安科生物有着积极而广泛的布局。

所谓CAR-T就是从患者体内提取一种T细胞,放到实验室里进行基因工程改造。安科生物主要通过与博生吉医药合作,开展以肿瘤为主的CAR-T细胞治疗技术的产业化。安科生物针对B细胞来源的恶性淋巴瘤和白血病靶点CD19 CAR-T临床研究,目前已有20多名患者经治疗达到CR(完全缓解),康复出院。

宋礼华认为,CAR-T的竞争会非常激烈,但安科的竞争力在于机制灵活,且在推广上有一支稳定而高效的队伍。比起背负着巨大资金压力的独角兽企业,安科生物的模式更接地气,也有可能在中国市场胜出。

采访中,宋礼华还透露了一个数字:安科生物目前有超过1500人的员工持有公司股份,已基本实现骨干、核心员工的全民持股。

2018年5月,安科生物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此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超过9.95亿元,员工持股计划拟认购金额不超过1亿元。其中参与本次员工持股计划的公司董事(不包括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计5人,认购总金额不超过806万元,占员工持股计划总份额的比例为8.06%;其他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及符合条件的员工不超过661人,认购总金额不超过9194万元,占员工持股计划总份额的比例为91.94%。

这也正是安科生物多年保持竞争力的另一个关键所在——高度重视人才,通过股权激励,实现人才与公司发展深度绑定,从而极大地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带动企业发展。安科生物上市以来实施过两次股权激励计划和两期员工持股计划,“团队凝聚力强,企业人员积极性很高”是很多外界的投资者在调研后对安科生物的一致评价。

宋礼华表示,目前虽然与龙头企业有一定差距,安科生物也并不追求在每个领域都能做到第一,但是在这个足够大的市场中,安科生物的优势在于深耕多年在生物医药领域,对平台的整合能力,以及团队的凝聚力和高效的战斗力。

安科生物抢占精准医疗风口期待开花结果

↓↓↓上下滑动查看

今年以来,市场对医药行业的关注度明显升温。在生物医药细分领域,一些业绩增长性强、产品具备市场优势、产业布局空间大的创新型企业更是备受青睐,安科生物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日前,证券时报系“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安科生物,并对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进行了专访。

自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安科生物的业绩持续维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2017年,安科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0.96亿元,比2009年增长近5倍;净利润2.78亿元,比2009年增长了5.24倍。

安科生物的主要业务涵盖生物制品、核酸检测产品、多肽药物、现代中成药、化学合成药等产业领域,形成了基因检测、靶向抗肿瘤药物开发、细胞免疫治疗技术等精准医疗全产业链布局。其支柱产品生长激素的销量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预计今年可实现50%的增长。

此外,安科生物近几年新扩展的法医基因检测业务也保持了快速增长,对公司业绩的贡献愈发明显。而未来3~10年,安科生物在创新药的布局预计将进入收获期,为安科生物带来新的增长点。

在公司治理上,安科生物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且高度重视对员工的股权激励,通过员工持股计划等实现员工与公司发展的深度绑定,使得公司具有很强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为公司持续平稳发展提供了保障。

从只有几只烧杯的科技攻关项目,到如今的国家级创新企业,安科生物取得的成就显然与宋礼华等创始团队的努力分不开。宋礼华当年以专业研究人员的身份下海创办安科生物,一路率领团队在抓主业的同时不断开疆拓土,并将公司的新愿景定位为“百年安科、百亿安科”。

当前,肿瘤免疫治疗领域成为生物医药领域的风口,国内外企业纷纷不惜重金投入,安科生物也及时在CAR-T(细胞免疫治疗)、溶瘤病毒等多点布局,打造了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完整产业链。但仅CAR-T就有百余家企业参与角逐,不乏行业巨头及“独角兽”类企业。安科生物如何形成自己的优势?

宋礼华表示,CAR-T领域必将是一片红海,但是市场需求足够大,将有20~30家企业胜出。安科生物在生物医药行业深耕多年,在资源积累、销售队伍建设、产业化等方面有优势。CAR-T、基因检测、溶瘤病毒、单克隆抗体成为安科生物在精准医疗领域的四大板块,安科生物的梦想,是能将每个板块中的技术实现产业化落地。

采访札记安科生物:挑战洋药,挑战自己

↓↓↓上下滑动查看

“挑战进口洋药,振兴民族药业。”

这句标语在安科生物产品展示厅里尤为醒目,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宋礼华告诉我们,这是公司早期的口号,“现在看有些狭隘,但确实是我们当时创业之初的志向。”

就是凭着这句看似狭隘的口号,宋礼华及其团队开干了,二十多年来,安科生物“怼死”了不少高价进口药,或者逼着进口药大幅降价。宋礼华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宋礼华是77级大学生,在安徽农业大学完成本科及硕士课程后,后来去德国汉诺威免疫研究所从事“动物促性腺素的单克隆抗体”研究。这段经历对宋礼华很重要,他深刻意识到很多救命药都掌握在外资药企手中,国人用不起、用不上。例如,宋礼华1990年果断选择“人α-干扰素单克隆抗体亲和层析胶”为主攻目标,研究成功后,马上在上海推广研究成果。结果,外资干扰素已基本失去踪影,干扰素也成了很多国人用得起的药。

其实,当时很多企业家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情结,他们不甘心市场被外资企业垄断,也看不惯高价进口药在国内横行,凭着一股劲儿,不少高价进口药被国产药打败了,贵族药变成了平民药。一组数据显示,国内企业推出贝伐珠单抗技术之后,外资药企纷纷将药品价格从2万多元下调至7700多元,部分药品降幅更大。

有付出必有回报。我们在采访中听到了一个真实故事,安科生物有一名从事客服工作的员工,22岁时身高仅有123厘米,给生活、工作带来了极大不便。最终,在安科生物的帮助下,该员工身高增加了20多厘米,目前接近160厘米。帮助她的就是安科生物生长激素产品“安苏萌”,后来,她从安科生物的消费者变成了员工。她说,当时市场上的生长激素异常昂贵,超出了她的支付能力。

我们还了解到,不少矮小症患者家属曾到安科生物或产品销售点,“啪”的一声全家跪下,感谢安科生物生长激素给他们带来希望。宋礼华说,他觉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义。

不仅仅挑战洋药,安科生物还在不断地挑战自己。宋礼华告诉我们,现在国内市场已经足够大,公司无意把每个产品都做成第一,但是必须要落地生根。但在记者看来,不刻意争第一往往会成为事实上的佼佼者。以法医检测为例,安科生物的技术及产品帮助警方侦破了多起轰动全国的案例,在该领域,安科生物的竞争力毋庸置疑。宋礼华说,“没有指望该业务为公司贡献更多的利润,但希望它能够在大浪淘沙中胜出。”

胜出,便是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也正是始终怀抱这种心态,安科生物在历次并购中几乎总能在合适时点以合适价格并购合适标的,时下愈演愈烈的“并购后遗症”鲜有在安科生物上演。宋礼华说,公司初期也投过几个小的研发企业,但是很快就发现,他们擅长的还是老本行。

于是,安科生物专门并购符合公司战略、有着相似或相同技术和产业背景的公司。并购之后,安科生物也并没有把并购标的仅仅当做附属企业,而是当做主业,相关企业家既是并购标的掌门人,又是上市公司高管,充分发挥个人才华和价值。

宋礼华给我们的感觉很务实,一门心思放在公司经营上,这从两个方面可以看出来。一是安科生物作为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之一,宋礼华从未减持,他也有压力,想过减持,最后却没有减持,想给投资者树立信心;二是宋礼华很少进行股权质押,他在安科生物体系外鲜有投资,而且安科生物追求平稳发展,“我本人也无意利用杠杆撬动所谓的资本运作”。

这就是安科生物和它的创始人宋礼华。

上一篇:安科生物董秘姚建平荣获2018年新浪财经金牌董秘
下一篇:安科生物上半年盈利同比增长12.41%
友情链接: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开奖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开奖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